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 > 高考指津 > 正文

新高考剑指创新能力,你具备了吗?

编辑:佚名 录入:shy 来源:《语文报·高考版》 2016-04-15 09:46:38 

  高考语文创设了多角度、多层次的问题情境,要求学生独立思考、自主判断,从而得到新发现、找到新规律、提出新结论。

  高考语文的命题越来越重视问题情境的创设而回避知识机械式的识记考查,以期在学生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凸显其思考、判断的思维品质。如以往与简单重复记忆划等号的名句名篇默写也提供了相应的具体情境。命题的创新,自然要求考生更新学习思维,也要求复习备考方向和方法有利于考生的创新能力培养。

  一、钩连课本,思考异同,拓展思维空间

  课本内容考不考?怎么考?这一直是横亘在高考语文命题前的难题。对课文内容回避的态度,也使得在高考命题中,语文科目与课本联系最不紧密。2015年多份试卷,在命题时有意钩连课本(而且是初中文本),让学生在对比分析中,思考异同,寻找解决问题的路径。

  如全国卷甲卷第8题:与《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相比,本诗(指岑参的《发临洮将赴北庭留别》)描写塞外景物的角度有何不同?请简要分析。

  北京卷第19题:欧阳修《醉翁亭记》描写了琅琊山的四时景色,表现了作者以山水自适、与民同乐的情怀。与之相比,苏轼这首《醉翁操》所描写的景色和表现的情怀有何不同?

  命题者有意识地将课内外阅读结合起来,并且贯通了初高中学习的内容。它属意于在延伸课堂知识的过程中拓展学生的思维。课内知识是凭借、抓手,是试题文本所设置问题解决的起点。在复习时,要以课内文本为起点,让学生在多维度、多层次地理解、吃透课堂知识,并在此基础上解决新的问题。

  二、语言情境,旧知新用,打破思维定势

  2015年全国卷两套试题都命制了文化常识的解说题,虽然解说的词语来自于古文文本,但和文本内容基本没有关联。而在其他试卷中,却出现了新气象:

  如浙江卷第6题:古人有名有字。名与字意义上往往有联系,或同义,或反义,或相关,如岳飞字鹏举,意思是鲲鹏高飞。给下面的人名(陈璋、孙冠群)取字,并说明字与名的意义关联。

  湖南卷第6题要求将文言虚词依次填入“二者之间,非真知深悟(),未易()言。有官君子,()审择焉”括号内选择最恰当的一组。

  广东卷第6题也要求在填入“然事多□嗣昌、起潜挠”“杨陆凯惧众之残其尸□伏其上”“背负二十四矢□死”三句□中的虚词中选择最恰当的一组。

  这些题型的创新价值在于为知识的考查创设了语言情境,有利于改变考生在学习相应知识时只注重识记、不注重理解和运用的思维习惯。将文化知识和语言知识都转化为语言细节放入语言情境中去考查,不仅带动学生创新性地使用旧知,而且还可以打破他们在学习中的思维定势。

  三、调动积累,个性探究,力求思维发散

  探究题是试题命制的难点,纵观历年试卷一些设题的解答,有的抛开文本、渺茫无边,什么答案都可以;有的循内深挖、琐细苛烦,名为探究,实则解析。所以对探究题的复习,教师们有茫然失措之感。2015年北京卷第15题提供了出自选修教材且要求背诵的《论语·侍坐》篇两种标点方式,明确告知“不同的标点源于对文本不同的解读”,要求说明两种解读的不同之处并探究哪种解读更合理。命题者不考查学生答案的对错,而是力图在学生个性化的赏析中考查他们的思维过程和探究路径,来判断他们认识的深浅和思维的宽窄。

  这在安徽卷第14题体现得更为明显:“小说最后两个自然段颇耐人寻味。请结合全文,从两个不同角度谈谈你的看法。”要读出耐人寻味处,就必须和文本、作者对话,读出作者蕴含在文中的人生感悟和观点态度;要从不同角度谈谈看法,就必须知晓人物、情节、结构、手法、情感、主题等小说鉴赏的角度,进而建立文学鉴赏的知识体系。

  真正的探究题会对学生所学知识和认知过程进行综合、立体、全面的考查,因此在备考阶段应帮助完善知识体系,使知识之间产生有意义的互联,进而在考场上能充分调动积累,有效发散思维。

  四、提取信息,推断想象,鼓励合理创新

  想象力是创新能力的高层级体现,自从1999年高考以一篇《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的命题作文引爆考生想象力后,无论全国卷命题还是自主命题,试题越来越讲求科学、客观、准确,对想象力的考查几乎绝迹,但在2015年取得重大突破,并可成为今后考查的范式。

  如湖南卷第21题要求根据首尾语句,发挥想象,在“苍天有裂,补天迫在眉睫;苍生有苦,女娲忧心如焚!/面对万民翘盼,(     )。/只见,青冥浩荡,四海升平,万物回春,人们载歌载舞”中的括号中有创意地补写一段文字。

  上海卷第11题要求根据文学类文本《雪天》的内容,进行想象,为文章续写结尾:“那个风雪之夜,我终于站在那费尽周折才到达的门牌下面, 。”

  前者以句子衔接为考查形式,让考生在提取前后文内容有效信息的基础上,观照行文用词上的特点,合理想象女娲补天时的心志情怀和实际行动,反思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担当精神和责任感、使命感。后者则要求学生在合理推断小说情节,把握语言风格和写作手法、意图及效果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性的想象。

  这也就意味着考生语文想象力的培养不是无根之木,不能天马行空,而应以增强对语言形式的敏感力、促进对文本内容与价值的全面理解为前提,这才是语文学习和备考的应然规律。

  多年的高考命题探索,在考查学生基础知识、工具性知识方面已经日臻成熟、有效,而对知识的改组、综合和运用能力的考查也已经成为新的命题方向。在对传统文化日益重视、追求其创新发展的时代语境中,我们的复习备考也要顺应这样的潮流。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