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 > 金榜作文 > 正文

老师下水作文(山东卷):我们往何处去?

编辑:曹春梅 录入:mhywbs 来源:中华语文网——语文报·高考版 2010-10-27 11:28:58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不止一个作家与托尔斯泰有同感。光明与阴影这一对孪生兄弟也不止一次地或嬉笑欢闹或阴霾密布地在人类的各种舞台上同时出现,春雨或秋雨般敲打着我们或晴或阴的心灵。《纸船》是好的。“母亲倘若你梦中看见一只很小的船儿筑请不要惊讶它无端入梦筑这是你挚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筑万水千山筑求它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去。”高中的女学生每每读到这一节总有人流下眼泪。想起自己的母亲,想起往事,想起母亲的魅力和美。
    就像张爱玲童年时代,看母亲在镜前别一个水晶胸针,会高兴得在床上打滚。因为从小难得被母亲带,因为得不到,所以母亲成了商店黑丝绒上的钻石,魅力四射,熠熠生辉。琐屑的往事虽是饭后嘴角的残渣,但带着金红的亮闪,久而久之也会化成心口上的朱砂痣,床前的明月光。
    只是,真的与母亲生活在一起,一次一次为了钢琴学费听着她沉重的叹息,一次一次伸手接那久久落不下的银元,一次一 次无奈地看自尊泯灭在尴尬的阴影里,再 结实的亲情也被现实层层盘剥开来。虽然母爱依然是一切人情变故中最温情的底子,但失望还是丝丝缕缕渗进来,像阴影渗进光明,错落终成错落。
    这也是几十年后张爱玲看岁月得来的结论,当时并不觉得,生活有如此灰冷的魅力。
    所以当杨沫在两个孩子的哭闹声中写完《青春之歌》,当季羡林在图书馆里度过三位至亲去世的最后时刻,爱固然存在,恨也挤进了门。
    总会有那么一个时候,光明与阴影会携手走出来。落到老鬼的《血色黄昏》里,化成《我的父亲季羡林》,每一张纸页都有《纸船》的影儿从故事边驶过,但有的被天风吹卷到舟中的窗里,有的被海浪打湿,沾在船头上……泥泞的故事里处处是儿女心灵的挣扎,聚光灯下的美人美事,也伴着阴影里依依呀呀的唱腔,细听一片荒腔走板。
    亲情如此,世事莫不如此。
    我们往何处去?
    托尔斯泰说:“人生的一切变化、一切魅力,一切美都是由光明与阴影构成的。”
    头顶的阳光越强烈,脚下的阴影越重。就像贵族聂赫留朵夫拯救了堕落的玛斯洛娃,可当初玛斯洛娃的童贞也是他骗走的。就像爱情让娇艳的安娜·卡列尼娜燃烧得像火红的花朵,可爱情同样也让安娜失望得血溅车轨。
    也许,用一颗宽容之心面对人生的这一切变化,美才是沾了人间烟火气的美;爱才是潮来潮往,永不停歇的爱;变故才不是绝望的黑夜,找不到一丝光亮。
    也许还要学会等待,甚至来点刘墉式的“正面幽默”。孩子们把亚洲第二大的高雄科学工艺博物馆的玩具弄坏了,他说,东西坏了,固然是因为孩子太皮,但是大人也要检讨,是不是在设计上没考虑到孩子的玩法。我们的孩子最顽皮,但这正代表下一代有活力,国家有希望。
    看,这样想,多好!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